Brony-HRF彭岩松求助项目资金流向公开

最初自己QQ红包只有一块多现在到496.06元,银行卡最初为:26.66元,现为3765.86元 收到爱心捐款3739.2元,微信包括直接转账+好友转账总共收到爱心捐款从1800多元到6919.32元(已去除自己原有的406.7元),再加上水滴筹众筹了7530元,仅仅一天时间,收到爱心捐款近2W

蓝丝风信子:信息已核对无误

流水:

 

疾病求助:乳腺癌 患病者:一Brony的母亲

求助人:Brony-HRF彭岩松  求助者与患者关系:母子  疾病:乳腺癌(周边浸润,IIIB期)其他补充:有医保无重疾

水滴以验证消息属实,蓝丝已询问患者家属

经风信园讨论,结果为:可以确定为恶性,癌症,暂无临近组织侵犯,暂无远端转移,应及时治疗,如果手术与化疗到位,预后效果较好。

蓝丝医护工作者已在水滴筹下证实消息

大家好,我是来自山东的一位马迷,网名叫:“Brony-HRF”自己希望向大家求助,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家中急需资金要为母亲看病,但是邻居和亲戚们几乎都快借了个遍,也难以负担起如此昂贵的医疗费用,因为近5年来家里人因为生病几乎花尽了所有的钱,然而母亲突然再次大病,因此希望通过其它多方面的渠道来筹集资金,这个事情和妈妈有过商量,我最开始不同意,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马迷大多数还是学生,还有就是害怕引起怀疑,但是妈妈鼓励我去尝试,因此我也写了这篇稿子来说明自己的情况。
我的父母是煤矿工人,2000年-2013年是煤矿的辉煌时期,但是很快父母就开始一直被拖欠工资,没有任何办法,父母为了家中的生计,2014年母亲和父亲先后去海口和三亚打工,那个时候我正好上初一,但是这几年来一直都不安宁,奶奶身体不好,看病需要钱,一旦生病严重,父亲不得不从三亚回到山东来,总是工作没几个月就辞职不干了,海南回到山东花销也不小,赚来的钱加上看病,基本都打了水漂,在2015年的时候,妈妈被确诊为重症再障性贫血,治疗费用就花去家中大部分积蓄,而且自从那时母亲也因重病无法去工作了,导致家庭经济困难,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挺过去了,没想到等待我们的还有更大的困境,奶奶身体长期受肺劳心病的折磨,爷爷又小脑萎缩加重,必须要别人照顾,但是奶奶因病经常住院,因此父亲总是奔波于打工和回来照顾二位老人之间,这几年全家的生活基本只能依赖爷爷的4000元退休金来维持,奶奶于2018.12.7去世,但是更大的噩耗还在后面,刚到新年没多久,母亲被查出患乳腺癌,现已做完手术,但是后期昂贵的治疗费用我们这4年来的状况根本无法支撑,母亲需要做化疗,一共要做8次,一次2至3万,还要接受放射治疗,大概至少需要30万的医疗费,现在我们实在无法承受如此昂贵的费用,因此想向大家求助,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奉献自己的一份爱心,我们全家人对大家表示真诚的感谢。捐款方式在下方提供卡号以及写稿人的微信二维码,真诚的感谢大家的捐款!写稿人:Brony-HRF 署名:彭岩松 父亲:彭峰 母亲:王玉杰
银行卡卡号:6217856000047771067

微信:

水滴:

小马国天蓝丝带拟建精神卫生公卫体系

目前小马国天蓝丝带拟建精神卫生三级预防制度与危机事件三级网络上报制度,建立马圈精神卫生体系,本项目由小马国天蓝丝带发起,发起部门向阳花心理咨询研究中心,风信园医疗学者协办。